主页 > 企业动态 > 黄宗英:最难忘与赵丹一段情
黄宗英:最难忘与赵丹一段情

  12月14日,著名表演艺术家、作家黄宗英逝世,享年95岁。在她还清醒时留下了一句话:“我走了,我深深地爱着你们。”而去年第七届“上海文学艺术奖”颁奖,她也因为身体原因没能去现场,儿子赵佐替她领了奖,并代表她读了获奖感言,“此时此刻,我要对巴老、佐临和所有的师长们说:学生没有让你们失望,小妹做到了!我要感谢上海的观众和读者,对我将近一个世纪的厚爱;我要感谢党,对我将近一个世纪的教导;我要感谢这片土地,感谢人民,对我将近一个世纪的抚养;我鞠躬。”

  (豆瓣上,黄宗英最受好评的五部作品分别是:1949年《乌鸦与麻雀》,1956年《家》,1948年《街头巷尾》,1951年《武训传》,1982年《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1925年,黄宗英出生在北京,是家里最小的妹妹,上面还有4个哥哥和3个姐姐。9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真是又当爹又当妈把他们拉扯大。有一次黄宗英跟随母亲一同前往剧院看戏,精彩绝伦的舞台给小黄宗英的内心留下了深刻印象,从那时起她就梦想有一天自己也能登上大舞台。

  得知女儿的梦想后,母亲十分支持她,并将女儿送往话剧社学习。外形的优势和对戏剧的喜爱让黄宗英的表演很有灵气,黄宗英的老师曾称赞她:“天生就是吃演员这口饭的。”

  1941年,16岁的黄宗英只身来到上海投奔大哥黄宗江,以见习生的身份进入上海职业剧团。不久,话剧《蜕变》中的一位女演员临时缺席,黄宗英作为替补救场,没想到就此开启舞台生涯。“我不记得是哪个当口上去的,我正在愣着的时候,被舞台监督一巴掌把我推了出去。我一上场,真没想到那个角光那么厉害,底下像个大窟窿似的,我就蒙了,后来我就赶快出了第一句话,第二句话,第三句话……到了化妆间里,我就看着那个凉了的蛋炒饭,心想完了,这戏被我搅了。没想到这时导演就在我身后出现了,他有点天津口音,说明天还你上。”

  此后,黄宗英陆续主演了多部线年的喜剧《甜姐儿》令她红遍上海滩。也就在这时,爱情悄然降临。

  那个人叫郭元彤,又名异方,是剧团的指挥家。黄宗英在与他认识后的一年就结婚了,但好景不长,就在办完婚宴的第18天,郭元彤突发心脏病去世。

  他的家人是知道他生病的,所以婚礼时,全靠黄宗英搀扶着才完成。“他家人已经给他一切后事都准备好了,就是我不知道。我当年也是十七八岁,我们预备是结了婚,翻过山去,到冀东游击队那里去的。他家在香山。”第一次直面死亡的黄宗英悲痛欲绝,她甚至以为丈夫只是“卡痰”,直到郭元彤被推到太平间,她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郭元彤的去世给黄宗英带来了很大打击,她回北京修养了半年才渐渐好起来。半年后,她加入了“南北剧社”,在这里遇见了社长程述尧。程述尧和黄宗英的哥哥黄宗江是同学,黄宗江还特意委托好朋友程述尧照顾自己的妹妹。

  程述尧最初只是基于好朋友的委托和欣赏的目光而对黄宗英多有照顾,但长时间的相处之后,程述尧渐渐被黄宗英身上的坚韧所打动,最后演变为了心疼,程述尧知道,自己可能是爱上她了。

  程述尧将自己隐晦的爱意藏在了日常生活中的细节里,但这种体贴入微的照顾很快让黄宗英觉察出了不同,她很感激程述尧对自己的呵护,虽然她知道那不是爱情,还是选择了和程述尧结婚。她想着也许能日久生情,然后平平淡淡过一生。

  “他是个大好人,真正的大好人。他妈妈和兄弟姐妹都对我特别好。”黄宗英说,不过她与他之间“我们无话可说”,直到遇到了赵丹,她才知道有爱和无爱的差别。

  “我和赵丹结婚,他妈妈还把当年的聘礼又给我送过来了,让我带着。”后来程述尧跟了上官云珠,黄宗英也与他们经常来往。“我常去上官云珠家,我都忘了这个人曾经是我的丈夫。”黄宗英说。

  赵丹过世后,黄宗英用心心力向外界介绍赵丹的成就,“只要我活着,就不能让赵丹死了,”她说,“年轻时,虽然我们也常常拌嘴,但当他走了后,才更加深深体会到我们之间感情的深厚。”

  那是黄宗英与程述尧婚后不久,她获得了主演电影《追》的机会,从此成功地从话剧演员转型为影视演员。随后《幸运狂想曲》把她的事业推向了高峰。赵丹和她正是在《幸福狂想曲》里扮演的是一对情侣,电影杀青时赵丹对她真情吐露:“这不是台词,是我内心的话,你应该是我的妻子”。黄宗英听完后极为震惊,她沉寂已久的心又“砰砰砰”的跳动起来,这不是感动,而是心动。

  直到很多年后,黄宗英还能回忆起她与他的初相遇:“我和赵丹第一次相遇,是我来上海。那天他来接我,脚上的袜子一只一个样,也正因如此,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觉得他一点不像个大明星,是个很朴实的人。电影拍摄结束后,他对我说,你别回去了,我觉得你应该留在上海做我的妻子。”回忆起那段往事,黄宗英似乎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他跟我这样说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直到他后来又跟我说,为了我他还去徐家汇教堂祈祷,我才相信。”

  明白自己心意的黄宗英毅然的对程述尧提出了离婚,程述尧虽然不舍,还是同意了放手。

  离婚后两人仍旧是很好的朋友,对于黄宗英来说,和程述尧保持朋友身份远比夫妻身份让她轻松。

  而黄宗英与赵丹的感情,更像是她与郭元彤之间的,两人惺惺相惜,会为对方提出演艺事业上的意见,相互促进之下,黄宗英与赵丹两人赫然成为了影视圈的“神仙眷侣”。

  与赵丹的婚姻,是黄宗英人生中最长的一段。她跟赵丹一起生了三个孩子,对赵丹前妻的两个孩子,黄宗英也视如己出。好友周璇逝世后,黄宗英还收养了周璇的两个孩子,至此黄宗英膝下一共就有7个孩子了。

  直到1966年,一段特殊的日子来临。夫妻二人的生活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赵丹被捕,黄宗英也被下放到了农村。1976年,段日子结束之后,夫妻二人的事业已经大不如前。

  更没想到的是赵丹出狱后性情大变,黄宗英伤心之余始终不离不弃,帮助丈夫走出那段痛苦的记忆。就当时间慢慢过去时,没想到现实又给了黄宗英重重一击。1980年,赵丹不幸患癌,查出来时已经晚期,不久后便离开了人世。

  “他一生坎坷,运动一个接一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就在他身后紧紧地抱住他,为他分忧。”但别人问起黄宗英,觉得这一辈子苦不苦,她却坚定地回答:“不苦,一点也不苦。”

  她说,“赵丹一演戏,就把我也忘了,我就最喜欢他把我也忘了的神情。”她说,阿丹出狱后画了一幅千峰万壑锁不住的瀑布清泉,题诗“活泼泼地出山来”,任凭千难万阻,还是出来了。“他是在知心观众热烈的掌声和更殷切的期待中,落下生命之幕的”,人去艺存,是艺人之幸。

  她说:“他永远活着,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因为他永远活着。我任何一个文集里都有赵丹的事,我自个儿就下了决心,莫道不并蒂,偏随我双游。”

  也许是对文学都颇有造诣,68岁的她又与80岁的著名散文家翻译家冯亦代互相吸引,但这回黄宗英的爱已经不像之前这么轰轰烈烈,与冯亦代结婚后,二人相敬如宾,一起生活了13年,直到2005年,冯亦代也去世了。

  在这段婚姻里,黄宗英创作了不少文学作品。之前,她曾进藏写出了报告文学《小木屋》,在与冯亦代结婚之后,年近七旬的黄宗英和科学家考察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因严重高原反应昏迷了两天两夜。那一次,等冯亦代再见到黄宗英时,她已经在林芝解放军115医院昏迷了两天两夜,醒来时签自己的名字,“黄”字都少了两只脚。

  哪怕回到北京,脸上手上都还泛出蓝色来,“甚至原来那双十分明亮的双眼也变得灰暗可怜,神情不然”。所幸,明亮的眼神很快又回来了。当人们问黄宗英,那么危险,那么艰苦,后不后悔,遗不遗憾时,她却带着温暖而又明亮的眼神,认真地回答:“这辈子,从来没有后悔过。”